2011/10/9

Bike & Biking

不論是對"腳踏車"或"騎腳踏車這件事本身"我都有一份特別的情感,儘管高三時交通工具已經從腳踏車升級成摩托車,甚至從此未曾碰過腳踏車數年,但那份感情依舊,沒有什麼變過。很多人總說男生都愛車,我想,腳踏車或許也算在其中。

經歷過數年與不同人事物之間的摩擦與火花,腳踏車對我所代表的意義越來越多,有時仔細想想,這算是件相當有趣的事情。從小學便開始騎鐵馬上學,國高中亦然,那時靠著它,一直保持著竹竿般的身材(或許跟當時體質也有關係),隨著年齡逼近三十,代謝變差,身材開始走樣,總會三不五時懷念起身為竹竿的歲月。在高三交通工具未被機車取代前,鐵馬也陪著我走過很多跟賢相處的時間。

在國外念書時,我的迷戀之一,Tki曾入手一輛二手腳踏車,他曾說要騎腳踏車載我,但我評估了一下那台二手腳踏車的耐受程度,連同Tki的個子、我走樣的身材一起考慮進去,最後並沒有嘗試。後來有幾次跟Tki在一起的時候,腳踏車是陪在我們倆身邊的,Tki牽著它,跟我一起步行回家。

在我回國後,某次北上找學長時,學長在禮拜天早上突然提議一起去附近的矮山騎腳踏車,他說接近後面有個很陡的坡,我可以挑戰看看。我那時其實想告訴學長:昨晚我沒甚麼睡,精神不太好,還去挑戰陡坡似乎不是個好主意?不過我最後還是硬著頭皮上路,一路跟在學長身後,看著他騎車的背影,最後還一起征服那個陡坡,給了我珍貴的回憶片段與另外一種滿足。

但是這邊我必須小小抱怨一下,除了回憶與滿足,那趟單車行還附外附送了一屁股的疼痛,再次強調,真的是"一屁股"的痛......

後來,因應"家庭單車日"的需要,爸媽送了台腳踏車給我。新車讓我有了動力在下班後於晚上9點左右外出騎車作為每日運動,挺喜歡那種聽著音樂,放空思緒並專心騎車的感覺。但是好景不常,勤奮的每日單車運動僅維持兩個月左右,最後惰性一如以往的大獲全勝。

*

偶爾,摸著我的鐵馬愛車,會想騎著它跟學長再騎一趟那段記憶中的行程。

沒有留言: